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oxunb的博客

中国股市一年仅上缴的证券交易印花税,便能养活中国的350万海陆空三军,还绰绰有余

 
 
 

日志

 
 

【转载】揭秘宋朝对公款吃喝的治理——  

2015-01-02 17:17:42|  分类: 军事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秘宋朝对公款吃喝的治理

揭秘宋朝对公款吃喝的治理——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公款吃喝风的危害,轻则浪费公帑,重则腐化整个官场风气,所以历代王朝都想刹住官员挥霍无度的公款吃喝习气。

就制度建设来说,宋朝对公款吃喝的管理是历代中较为完善合理的。首先,宋朝的财政会拨给地方官一笔公使钱,即用于公务接待的特别费,换言之,宋朝承认公务接待的合法性与合理性。但是,公款招待必须按照法定的规格、标准。这方面宋朝订立了非常周密的规章制度,凡官员出差公干、下基层考察,均由政府发给券食,凭券供给饮食,依条计日支给人吏券食(《庆元条法事类》卷七)。券食的费用到年终由各州的常平主管官统一结算,上报户部审计,如果发现有过数取予及违戾者,并重置典宪,即超标、违规的公费接待,以重典处置。

不过,有完备的制度是一回事,制度能否得到执行则是另一回事。应该说,在宋朝的政治清明时期,官员如果大搞公款吃喝,一旦被台谏官发觉,立即就会受到弹劾,罪轻者降职丢官,罪重者领受刑责,如知静江府的张孝祥曾因为专事游宴,被台谏弹劾而罢官,知嘉州的陆游也因燕饮颓放而受到撤职处分。发生在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的进奏院聚宴案,也导致著名的大才子苏舜钦被削职为民。

宋朝的进奏院有点类似现在的驻京办,负责将朝廷的文书印成报纸,转发给地方政府。苏舜钦当时正好经宰相范仲淹提拔,以集贤校理官的身份提举进奏院,即主持进奏院的工作。另一位宰相杜衍也很赏识苏舜钦的才干,干脆将女儿嫁给他。大家都相信小苏毫无疑问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宋朝京师有一个惯例,每年春秋赛神,各以本司余物贸易以具酒食,至其时吏史列坐,合乐终日”——每到春秋两季的赛神节,京城各单位都会将积下来的多余物资卖掉,换成酒食钱,大伙痛快吃喝一场。大概朝廷对这个惯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不能太过火,不要吃相太难看。

庆历四年的秋季赛神会,苏舜钦便依照惯例将进奏院的旧报纸卖了,然后召集了一帮同僚与文友,到酒楼吃喝玩乐。因为预计卖报纸所得的公款不足消费,大家又凑份子补足,苏舜钦自己掏了十贯钱助席,其他预会之客,亦醵金有差,换成现在的话,即AA制。酒酣之际,还叫了几名优伶、官妓陪饮助兴。不能不说,苏舜钦这次宴会,是搞得挺排场的,难免要授人与柄。

也活该苏舜钦倒霉。恰好有个叫李定的官员(此人后来成为王安石变法的爪牙,人品很坏),知道进奏院大办宴席也想参加。但苏舜钦很瞧不起这个人,不但拒绝了还将他讽刺了一番。李定衔恨在心,便托人探听苏舜钦聚饮的详情,再添油加醋描述出来,到处散布,遂腾谤于都下。消息很快就传到御史中丞王拱辰的耳朵里——王拱辰在历史上的名气并不大,不过他的孙女大家一定知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李清照。这里我们更应该注意王拱辰另外一个身份,他是御史中丞,相当于议长,有监察、纠绳百官的权力;又是前宰相吕夷简的同情者,庆历四年朝廷正在推行由范仲淹主持的新政,而吕夷简则是新政的反对者,朝中隐然分成两个派系,明着暗着角力。现在新政阵营中的苏舜钦闹出预妓乐宴会的丑闻,正好给反对派王拱辰抓到了把柄。王拱辰便联合其他御史,以苏舜钦滥用公款、召妓宴乐为由,对苏舜钦等人提出弹劾案,指控苏舜钦已经构成监主自盗罪。

揭秘宋朝对公款吃喝的治理——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按宋朝的法律,官员如果在公务性接待之外预妓乐宴会,要处以杖八十的刑责;监主自盗更是重罪,最高刑罚可以是死刑。不过宋朝很少以极刑对待士大夫,最后苏舜钦被削籍为民,一个大有前途的政治新秀从此结束了政治生命;参与进奏院聚饮的其他人,也皆斥逐

对这个严厉的处罚结果,苏舜钦自然是愤愤不平的,他在致欧阳修的书信上说,春秋两季赛神会,京师各单位都有聚饮,显然属于公宴;就算以私贷官物论罪,也不过是杖九十。削我官籍,很不公平。欧阳修也为苏舜钦鸣不平:嗟我子美(苏舜钦字子美),以一酒食之过,至废为民,而流落以死。不过我们平心而论,苏舜钦也谈不上受冤枉,至少其公款吃喝、召妓作乐的责任是推脱不了的。

当然,如果在官官相护的政治生态中,苏舜钦这点事完全不至于丢官,甚至连被调查的风险也不会有,要知道苏舜钦并非没有后台,而是后台很硬。但宋朝的政治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即大体上保持着制衡性与竞争性,首先是政府台谏的二权分立,台谏完全独立于政府。宋人说,本朝谏臣之盛,古未有也。这不是吹牛,至少在仁宗朝,台谏言及乘舆,则天子改容;事关廊庙,则宰相待罪。在咄咄逼人的台谏官之前,身为宰相的范仲淹与杜衍也不敢庇护苏舜钦。

另一个创造了政治制衡的机制,是表现为异论相搅的派系竞争。庆历四年的进奏院狱具有不必讳言的党争背景,据《东轩笔录》记载,王拱辰在扳倒苏舜钦等人之后,曾向前宰相吕夷简表功:聊为相公一网打尽!我们现在知道宋朝的党争导致了很多恶果,不过也应承认,那是党争恶化的衍生品,良性的党争则可以创造一种政治压力,让执政团队保持警醒,以免被反对派抓住把柄。苏舜钦若非公款吃喝,也不至于受到弹劾。进而言之,若非有异论相搅的政治竞争,大概也没有人敢打当朝宰相女婿这只老虎

治理公款吃喝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但需要建立严密的规章制度,而且必须有一套使制度启动起来的机制。宋朝并未能根治公款挥霍之风,因为一套制度运行起来,免不了要打一个折扣。不过比之明清笔记所记录的触目惊心的官场吃喝风气(可参见《道咸宦海见闻录》、《官场现形记》等),宋朝的政治生态毕竟要健康得多。

揭秘宋朝对公款吃喝的治理——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