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oxunb的博客

中国股市一年仅上缴的证券交易印花税,便能养活中国的350万海陆空三军,还绰绰有余

 
 
 

日志

 
 

申通拟上市争抢快递第一股 今年营收或超百亿  

2011-09-27 17:39:03|  分类: 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申通拟上市争抢快递第一股 今年营收或超百亿

申通拟上市争抢快递第一股 今年营收或超百亿
快递包裹寄收全过程调查:收件不核实不轻放

包裹太多,有时快递员难免照顾不过来。 肖允 现场图片

  晨报记者 王亦菲 徐哲 实习生 张婧艳 陆丽莎

  9月21日,晨报刊登《货到付款频“飞单”买手机收到塑料块》一文,报道了市民买手机收到塑料块的案件,引发读者关注。近日,晨报记者记录了一份包裹快递从寄出到接收的全过程。

  收件

  没有核实也不小心轻放

  杨女士家住长宁路剑河路一小区,几天前女儿在淘宝网上网购了服装。22日下午近5点,杨女士女儿的淘宝包裹和其他快递一起,静静躺在一个方桌上。这里是闸北区不夜城一幢商务楼宇里一个普通房间,但在淘宝网上,这是一家专门经营女装的“皇冠店铺”。一家快递公司的小应穿着一套迷彩服,5分钟内就把所有包裹扔进了1个蛇皮袋没有核实货物,没有小心轻放。

  接着,小应将蛇皮袋放在底楼门口的大理石地板上,一转身就收其他包裹去了。装着杨女士女儿包裹的蛇皮袋无人看管,直到小应带着1个蛇皮袋再次回来。

  小应似乎并不担心蛇皮袋里是否有易碎物品,在一番扔、甩、飞、丢、翻之后,所有包裹被弄上一辆平板车,“笃、笃、笃”地推了出去。

  悄悄问小应收入如何,答说,自己只是“临时工”,替人收货,没有制服,没有合同,每天干几个小时,每月赚900元。所得的大头给了“吴总”,“吴总”是谁?

  聚件

  “勿压”纸箱上堆满货物

  22日下午近6点,临近下班,不夜城凯旋门保健市场。顾客渐渐散去。但在市场后门,一个“快递江湖”的热闹刚刚开始。长长的过道上,到处都是装满包裹的蛇皮袋。远处,装满包裹的平板车源源不断。它们分属不同的快递公司,从四面八方来,在这里集结,等待晚上货车抵达,各自运走。

  “吴总”坐在一张塑料小板凳上,身穿一身灰制服。他姓吴,浙江人,是本市一家快递公司员工,在这里干了七八年。最初,楼里有生意,都找他。后来忙不过来,就雇人收件,再后来,每天下午2点到晚上7点,老吴坐着收件。由此,人家称他“吴总”。不久,小应推着装有杨女士女儿淘宝包裹的车来了,“吴总”拉开其中1个蛇皮袋,“呼啦”一声,几十个包裹全堆在脚跟前。

  不及细点,“吴总”便在“面单”上签下大名,“这就算收件了。”在快递业,所谓“面单”是指三联单或四联单,一联归寄件客户备查;一联给快递公司存档;还有一联贴包裹,给快递员发货。随着天色渐晚,“吴总”周围早已堆满包裹,一个写着“勿压”的纸箱上,也堆满了货物。19点左右,各公司运货车陆续到达,四五辆车在乌镇路上一字排开,开始装货,声响此起彼伏,“吴总”公司的面包车近20点才到。正如电影《让子弹飞》里说的,“吴总”算是坐着把钱挣了。20点05分,“吴总”关门,上车,发动,“呼”地一声,货车欢快地驶入不夜城地区的霓虹中。

  分件

  包裹夜游先到郊区再回来

  虽然发件人和收件人都在市区,但包裹必须先去郊区“一夜游”。“吴总”说,车去青浦,统一分件,这是流程,所有包裹都要运回仓库,再装车送往各个分站。细聊间得知,“吴总”每天至少要收几千个包裹。

  晚上8点23分,车子开进北青公路上的青虹物流园区一个仓库,两边道路没有行人,只有各色快递货车在黑夜里呼啸而过。与之鲜明对比的是,偌大仓库,数百平方米,此刻灯火通明,30多个工人正在流水线上忙着。

  待“吴总”的车一停稳,工人迅速打开车门,将密密麻麻的蛇皮袋一股脑儿地全部抛出来,堆在一个黄色货架上。把单子交给公司,“吴总”就能收工了。此后,这些包裹先由10个小姑娘一个个扫描,被放在一个“口”字形传送带上。传送带的其余三边都是男性快递员,紧紧盯着,眼明手快地将属于自己负责区域的包裹一一拿下。

  工作区上方,有不下8个摄像头,正对着传送带上的货和旁边的人。“必须连夜分拣,明天一早有车子,把货发出去。”“吴总”说。

  送件

  一度查不到 签收不核检

  9月23日清晨,杨女士女儿的淘宝包裹忽然“失踪”了。这个“失踪”是指在快递公司官网上,包裹去向无法查询。事实上,早在22日晚10点30分,网页即显示“22日22点22分,快件到达上海虹桥公司”。有意思的是,在当晚11点20分,再度刷新,网页显示的是“20点06分,快递员已收件”。而在23日上午8点,再次查询时,网页却打不开,换了多个浏览器后依旧显示“常规错误”。晨报记者8点多致电虹桥公司,未接。9点不到,客服回答该件已然送出,具体何时到,只能帮记者去联系派送的快递员,此后再无回音。

  9点半左右,当记者赶到杨女士所在小区时,一辆摆满包裹的助动车已停在一幢楼门口,周围一个人都没有。1分钟后,一个20出头的年轻小伙儿小张跑下楼。他正是派送这个包裹的快递员。小张今年年初才从安徽到上海,做快递不过六七个月,这个小区是他的地盘,“一个地方,就有一二十件单子,多的要八九十单,不快点怎么行?”为此,他拿着包裹快速上楼,简单核对了一下姓名,就让收件人签字了。整个过程,双方没有交谈。

  在另一幢楼下,小张摁了楼宇对讲机,没人接,打收件人家中电话,也没有人接。针对杨女士女儿的淘宝包裹,小张同样追求效率。以至事后,杨女士不记得小张要求自己拆开包裹检查。因为又是代女儿签收,杨女士只说了一句“我是她妈”,就顺利拿到了包裹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