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oxunb的博客

中国股市一年仅上缴的证券交易印花税,便能养活中国的350万海陆空三军,还绰绰有余

 
 
 

日志

 
 

美媒称中国城市化进程需投入40万亿美元  

2010-08-18 00:32:44|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日前,美国媒体发文称,未来20年中国需要投入35至40万亿美元以实现城市化进程。而中国最大问题系水供应,未来数年需要花费超过1200亿美元用于水资源的运输、存储和管理。


环球时报-环球网8月17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8月16日发表文章称,未来20年世界将经历规模和速度均前所未有的城市化扩张。然而,并非所有国家都会参与这一进程;正在崛起的亚洲,特别是中国和印度两国将在新的城市化时代中扮演重要角色。

未来20年,亚洲一半地区将实现城市化,近10亿人从农村向城市迁移,数以万亿计的资金将用于修建道路、电力和供水系统以及发展社会服务。中国和印度将在全球新一轮城市化进程中占据40%的份额,但两国应对这一变化采取了不同的策略。中国已经有系统的计划,开始规划土地和建造交通网络,而印度并没有做好足够准备。

人口

短短20年里,中国人口超过4000万的城市地区数量将达到44个,印度将拥有11座这样的城市。谁将居住在这些城市里呢,中国居民主要是来自农村地区的移民,印度则主要是新增人口。20年后印度55岁以上人口比例为16%,中国是28%。

建筑

如果保持目前的发展趋势,中国未来20年需要新增400亿平方米的商住综合建筑,相当于每两年增加一座纽约城。印度则每年需要新增7000至9000万平米的建筑面积,相当于每年两座孟买或一座芝加哥。

交通

中国已经计划在170座主要城市修建新的地铁、公路和高速铁路,北京在2004至2006年期间仅城市交通支出就增长了近50%。相比之下,印度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支出急需提高。以该国目前地铁和道路建设速度来看,印度即将遭遇大范围的交通拥堵。要适应目前城市化发展速度,印度需要每年修建350至400公里的地铁线路,而这是过去10年中修建能力的20倍。

投入

城市化进程需要巨额资金投入,未来20年中国需要投入35至40万亿美元,印度的花费为2.2万亿美元。两国需要在教育和医疗卫生等方面投入巨资。由于65岁以上人口数量翻番和大量城市移民出现,中国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支出占GDP比例将由19上升至21%。尽管中国经济实现快速增长,要承担这一开支也并非易事。中国许多大城市能够在资金方面实现自足,但其他小一些的新兴城市仍然存在赤字。印度的城市开支相比于国际标准仍非常低。

居民

中国和印度的大城市将迎来越来越多的中产阶层,创造出比如今的日本和西班牙更大的消费市场。中国城市中产阶层家庭数量将增长3倍,印度将增长近4倍。 印度年收入超过100万卢比(约2.2万美元)的城市家庭数量将达到1100万,超过澳大利亚全国家庭总数。城市化进程加快将拉大农村和城市地区之间的贫富差距,中国和印度城市人均GDP将分别是农村人均GDP的3.5倍和5倍。

就业

城市就业将比农村地区更加普遍且收入更高,中国年增长26%的大学毕业生大部分会在城市工作,印度城市新增就业职位的四分之三在服务部门。

出行


即使中国和印度尽可能多地修建铁路、公路和地铁,仍将无法满足城市化发展和汽车数量激增的需要。过去20年,中国汽车数量增长速度是道路承载能力的3倍,北京市内车速已下降到不足伦敦的一半。印度的前景更糟,如果该国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按照预期20年3000亿美元的速度进行,全国交通将陷入停滞状态。

市政

中国城市化最大挑战可能要算水供应了,目前70%的用水需求来自农业,但城市消费者和商业企业需求正在增加。相比于总水量,水资源分布不均问题更明显,未来数年需要花费超过1200亿美元用于水资源的运输、存储和管理。在印度,大多数城市基础设施部门未来几年里都将出现服务能力不足的问题。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作者:李雪) 黄欢

中国的高速城市化之路还能持续多久?这越来越成为一个真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期公布的一份报告对中国城市化的未来提出了严重警告。这份报告名为《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09~2010):城市化与经济增长》(以下简称《报告》),其中指出我国狂飙突进的城市化脚步即将放缓,中国将在2013年左右(预计在2011~2016年之间)结束高速城市化过程,届时我国城市化率在47.93%~53.37%之间,这个数据接近世界平均水平。

这与此前的一些结论迥异。5月8日举行的“2010中国(深圳)商业房地产合作大会”上,中国城市商业网点建设管理联合会会长荀培路表示,目前中国赶上了城市化发展的“钻石时期”,每年将有1300万人进城。“如果按照每人商业配套1平方米,将是1300万平方米的增量工作。”

而2010年初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也被视为发展城镇化的“总纲领”,将引领中小城市进入发展的“黄金期”。


 

相比高速城市化的即将结束,这份报告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更为严峻:如果依照目前中国的城市化发展趋势,城市化是高成本的(各类要素价格快速上涨),这会损害城市的产业竞争力,也会直接导致城市化本身的停顿和经济增长不可持续。

《报告》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平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时多次指出,这一模式将导致中国未来经济“非常麻烦”。《报告》的另一位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增长理论室主任刘霞辉则认为,政府失位导致城市缺乏规划,政府应该明确职责,降低城市化的成本。

北京月供收入比超过100%

城市化高成本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是基础设施的高投入和高价的房地产开发。而这其中,土地是核心要素。

这些年来,土地财政的问题早已成为众矢之的。2009年全国财政收入不足68477亿元,而全国土地出让收入约达14239亿元,占前者比重达21%。而在一些城市,年土地出让收益甚至占到了财政收入的五六成之多。

与之相应的是,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地王让房价如“芝麻开花节节高”,成为城市人不可承受之重。

《瞭望东方周刊》:城市化的高成本问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凸显的?

张平:这次报告里讲的高成本,源于2005年的汇率改革。我们突然发现,汇率上升导致资本价格上涨的速度匪夷所思。你可以看到所有城市房地产市场和股市价格均跟汇率有关。

2005年之前的城市化是良性的。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居民积累了大量的储蓄,加上经过上世纪90年代末的银行金融体制的改革,我们有了住房信贷和城市建设信贷。因此城市刚开始卖地建房的时候,居民有钱购买。

虽然整个建设会导致土地要素价格的上升,但我们没有看到明显的房地产价格的暴涨,是非常温和的上升。城市化的建设有序进行,在建设过程中拉动了经济,地方政府有了钱,做了不少福利事业,这时候的建设是健康的。

2005年以后,我国的房地产率先起步,价格开始飙升,股市紧随其后,一直到2007年遭到一个比较大的危机。今年前几个月,房地产市场出现了更大规模的上涨,基本超过了2007年的指数。

我们监测房地产市场有一个词,叫月供收入比,是指按90平米的房子,交完首付以后,来计算每月月供与收入的比重。月供收入比是一个比较好理解的指标,基本反映刚性需求,超过40%需求就衰退了。到2010年第一季度,我们计算在北京、上海等四大国际化的城市里,月供收入比已经超过了2007年,像北京已经达到100%多,对普通收入家庭来说,要供房就甭吃甭喝了。

《瞭望东方周刊》:《报告》中所说的高成本城市化,除了飙升的房价和行政管理成本之外,像基础设施建设的高投入,在每个国家的城市化过程中都存在,似乎是无法避免的成本?


 

刘霞辉:由于操作方式不同,国内外的成本也是不同的。比如基础设施建设是不是必须由政府一家来提供?这个需要研究。政府占用的都是社会资源,而且它追求的是投资最大化,效率很低。基础设施政府可以干,但不应该国家垄断来干。政府可以适当给予补贴,使成本最低化、质量最大化。

国外政府一般不直接参与,而是给予补贴,可以补贴土地,减免税收,或者直接补贴钱都可以,这样政府就不会占用太多的资源,而且是可以监督的。国外的运作效率也与我们不同,他们没有长官意识,是按照城市长期的规划,而不是长官意志来操控。


 

2020年进入高成本管理周期

近些年来连续出现的用工荒现象中,媒体发现不少农民工宁愿呆在家乡而不愿外出。沿海一些工厂开始萧条,其制造能力正在逐渐被取代。

与此同时,另一批年轻人纷纷产生逃离“北上广”的念头。高房价让不少年轻人对一线城市望而却步,纷纷选择回到二三线城市生活。

这些现象,都反映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微妙变化。《报告》认为,中国未来承载着向非农发展和向城市化发展的两大主题,都被高成本的城市化所压制。

《瞭望东方周刊》:《报告》特别提出,影响服务业发展的是人口密度而不是城市规模。我国一直提倡小城镇化的道路,但小城镇化在这方面并没有优势。

张平:中国的发展有问题,按照现在这样做下来,城市化的成本会越来越高,不但没有聚集,还会导致分散化。

其实这些年中国的土地城市化远高于人口城市化,人口密度下降,人力不能集中,对工业、服务业发展都是有害的。因为越有能力承载密度的地方,像东南沿海等大城市,由于住房制度和政策反而不能聚集。

所以从长期发展策略来讲,一个国家一定要提供大量福利供给房,包括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公租房,这些都是政府的义务。让优秀的人才和制造业的拉动力能够在城市聚集,让服务业能够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创新和服务业发展受阻会对城市化产生什么影响?


 

张平:一个国家在进行城市化建设时要考虑到城市是负有很多成本因素的。随着城市化的推进,一个直接的结果是土地要素价格的上升,以及随之而来的整个基础设施的成本提高。这使城市化形成两个阶段:城市化建设的景气周期阶段和城市化的高成本管理周期阶段。

中国现在处于建设的景气周期,这个周期一旦结束,没什么地可卖了,人口流动也差不多了,经济会非常麻烦。

城市现在靠高成本获得的利益,到时候就会成为阻碍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高成本因素。大量的基础设施每年都需要维护费,这些必须由内生性的产业发展才能支撑,肯定跟创新和服务业有关。如果你没能孕育出这些产业,最后肯定有问题。

政府应该从硬件建设中撤出来

《瞭望东方周刊》:中国什么时候步入高成本的管理周期?

张平:实际上这个危机也就在未来十几年。2013年到2017年我国高速城市化虽然见顶,但还在享受建设周期的最辉煌时期。

2017年后还有惯性,但到2020年前后,我们这代人全部退休,人口陡降,人口红利消失,城市就会进入高成本管理周期。


 

如果那时候没有合理的城市化规模,没有创新导致的劳动力生产提高,没有服务业的发展,城市会凋零 城里的房子要收不动产税,又没有工作给我,那这个房子我肯定不要了。我认为到2017年以后,我们的经济增长不可能再保八了

《瞭望东方周刊》:《报告》提出的解决办法似乎还是要让政府认清楚自己在城市化过程中的角色。

刘霞辉:政府必须把自己的能力和范围界定清楚,城市是社会发展而不是政府发展的,是社会需要不是政府需要的。政府应该从硬件建设中撤出来。

我国城市的领导大都没有大城市建设的概念,不知道城市该怎么运作。很多人以为服务就是卖菜,实际上很多内容都没有发展起来。比如我去深圳,这么大一个城市,想找个书店都很难。

现有中国城市化浪潮呈现一种社会学意义上的“病态”,“减长”是未来出路;“减长”的意义不仅是对城市化病症的解毒,同时还可以在不同城市、地域之间,形成基于人情等的“软体”重建。中国城市化的未来,如果有关键词,它是柔软、柔软、再软些

文章摘编如下:

发生在中国近期的诸多自然及人为因素叠加的灾难,让我们意识到现有中国城市化浪潮,其实具有风险。

这种城市化模式表面上有许多华丽之处:地理上辐射到毛细血管的高速交通和城际高铁网络,丛林式的泛亚、泛珠、泛东北亚、泛太平洋中心等。但是细看背后,它存在一些认知危机:现有的城市化浪潮和世界许多国家一样,是建立在一种“增长”(growth)模式和“增长想象”(fantasy)基础上的。

社会学意义上“病态”

从人类学意义上,几乎任何一个中国大型城市都存在一组悖论组合:交通系统愈来愈发达,人们乘坐交通工具上班的时间越来越长;硬体建筑越来越多,城市人个体和社会交际空间越发逼仄;信息系统越来越复杂和先进,反常识的“知识型文盲”越来越多;个体的疾病想象和社会的疾病体质造成城市人群的病态消费。

中国城市通常有一种泛色情的环境(包间、雅座、会所、俱乐部等成为一种常识性色情标签),男性信仰泛补阳饮食的同时,女性信仰滋阴和丰乳的食疗。在城市,无处不在的堕胎广告(甚至有针对特殊人群的大礼包和优惠服务,有则广告宣称堕胎之后再馈赠子宫附件检查)与求子壮阳广告并置。

面对这种城市化症候,我们应该反思的是“发展、增长、提速、加快”等词汇存在的内在矛盾,并真正思考“减长”(de-growth)这一可能。所谓的减长建立在反资本、反消费的环境主义立场之下,它并不是要求个体牺牲幸福“增长”的机会和社会“发展”的可能,而是强调一种适度消费、适度设计、适度发展的新“增长逻辑”,淡化对硬度、速度、频次的崇拜,平衡对硬体建筑和基本设施的投资,将社会资源转移到真正具有公共性的艺术、音乐、家庭、文化、社区、人伦的项目上,使人可以像人一样的生活

“减长”是未来唯一出路

作为个体而言,需要一种新的崇尚简单的生活理念,以减少社会集体对化石资源和其他自然资源的透支。以往的增长崇拜和硬体崇拜,滋生了错误的经济学模式和城市经济体系,它通过刺激消费和过度消费来运营城市,通过量来获得质,最终质、量共失。

“减长”的城市思维则强调一种节制、理性和有限性。它强调发现一种非消费性“增长”模式,比如通过循环、流动、志愿行为、互享共利,甚至是人类学意义的礼物流动,来重建一种城市和社会微循环,例如任何一个城市的知识个体可以通过它的知识来反哺社会,最终每个个体通过这种社会流动,获得一种来自其他同侪群体的人际礼物。

其实洛根早在1971年就建立一个减长和生物经济的模型,它分析了当时的主流经济学和现代物理学,如何忽视了物理上的有限性以及热动力的第二定律:即当熵增加时,有用的能量被不断耗竭。正是基于此,人类不能设计和追求一种无限量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模式。

而“减长”的意义不仅是对城市化病症的解毒途径之一,同时还可以在不同城市之间和地域之间,形成一个基于人情、怀旧、家庭、人伦、游历、探友、怀乡的“软体”重建。中国城市化的未来,如果有关键词,它是柔软、柔软、再软些。(周雷 中国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博士后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