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oxunb的博客

中国股市一年仅上缴的证券交易印花税,便能养活中国的350万海陆空三军,还绰绰有余

 
 
 

日志

 
 

长春一民校遭百余人打砸续:警察到场未制止暴徒  

2010-07-20 13:11:24|  分类: 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10日凌晨,长春市机械电子技术学校内闯入几台大型挖掘机和10余车辆,据说,约有150人在一个身穿警服人的指挥下打砸学校。学校认为暴行出自与其有房屋租赁关系的吉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5月16日,因将校区卖给一地产开发公司,司法警官学院通知机械电子学校搬迁。但司法警官学院表示此事与该校无关,是开发商所为…[网友高见]

  校园内,一片狼藉。所有建筑一层的门窗及围栏几乎全部被毁,碎玻璃片遍地皆是,教职员工个个面色悲愤。

  校园外,紧邻校门的大马路上,众多条幅一字排开:“强烈要求公安部门严惩打砸校园的策划者和不法分子”、“还我校园、还我安全、还法律尊严”。

  “一切都源于7月10日那起疯狂的打砸事件。”长春市机械电子技术学校校长毕大我心情沉痛。

  目击者称:“警服男”指挥百余人半夜狂砸校舍

  7月10日凌晨2:40分左右,长春市机械电子技术学校值班人员发现,几台大型挖掘设备闯入校园。其后,包括大客车、面包车、小轿车在内,10余辆各色车辆从南北两个方向驶来,从车上下来黑压压一大群人,手持铁棒、撬棍、镐把等工具,有的还赤裸着上身,来势汹汹。

  “大约有150人左右,他们集结后,就看到有个身着警服的人,指挥人群向校园两侧同时发起冲击,他们调度铲车、钩车冲过绿化带,对一楼的门窗、护栏一路狂砸。”学校当晚安全总值王兴说。

  陈凤鸣负责值守学校综合服务楼,那天晚上被一声巨响惊醒后,拿起钥匙直奔楼门而去,未及近前,又一声巨响,只见眼前玻璃飞舞、碎石乱溅,紧锁的大门已被从外撞碎。

  “屋里有人!”陈凤鸣一边大喊,一边后退,但对方并未停手,而是逐个儿向一楼窗户发起猛烈攻击。被困的陈凤鸣,退回自己几分钟前休息的房间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铝合金窗框已被撞进室内,尖锐的窗框角直扎向他的小床,满床都是碎玻璃,墙角还被撞出一个大窟窿,“晚一步离开,老命可能已经不保!”

  此时,住在楼上的5名女职工正拼命求救,并用手电照向楼下,“可我们越晃手电,他们越是扒得厉害。”食堂管理员张洪艳说,“连滚带爬逃出来后,大家都四肢无力,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这时,张洪艳心脏病突发,面无血色,手脚冰凉,而一旁的保洁员孙国芬已不省人事。闻讯赶至的同校员工,赶紧把两人抬上车,送往附近医院急救。陈凤鸣逃离险境后,感觉腿部凉嗖嗖的,一摸才发现血已将裤腿湿透,也被紧急送往医院缝合伤口。

  校园东侧,吉林艺术学院附属中专租用的一栋小楼也未能幸免。当晚有37个学生住在该楼,最小的13岁,最大的20岁,男生们要冲出去拼命,女生们有的已哭成一团。

  “开始我以为地震,趴窗户一看,楼下铲产灯光晃眼,很多人梳着稀奇古怪的发型,有的剃着光头,有的身上带有纹身,看见我后,他们大喊‘男生留下,女生出来’,还有人拿弹弓射我,差点儿打到我眼睛上,我吓得腿都软了。”17岁的女生小刘心有余悸。

  “最让我吃惊的是,我看见一个穿警服的人正在指挥他们扒房子!”小刘瞪大眼睛说:“原以为警察是来帮我们的,可他竟然在指挥那帮混混拆学校!怎么会这样?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警察很伟大,那一刻,警察的形象一下子在我心中坍塌了,我觉得这个社会很可怕。”

  员工困惑:警察赶到后,暴徒仍狂拆不误

  “一看到大量不明身份人员涌入校园,我就向负责辖区治安的春城大街派出所报了案。”机械电子技术学校当晚护校人员成鸿斌说。

  “派出所距我校大概也就两三分钟车程,但暴徒都开始拆综合服务楼了,警察还没到,我又第二次向派出所报案,并紧接着拨打了110。”成鸿斌眼睛通红。

  “大概10多分钟后,110巡警赶到了,随来的还有消防车、救护车。这时,派出所警员也终于赶到。”不过,让学校员工们惊讶的是:“只见110巡警跟那伙人中穿警服的人说了些什么,并让对方在一张纸上签了字,但整个过程中,暴行始终在持续。”

  成鸿斌也很意外:“派出所警员先是质问我‘为何报假警?’随后带我去派出所说明情况,但并没有带走肇事方的人。而到了派出所后,他们只是记录了一下我的姓名,并未详细询问事件的具体过程,就让我走了。”

  “警察到了,狂砸行为始终未受到任何影响;而警察走了以后,暴徒们砸得更来劲儿了。不到一个小时,学校两栋宿舍楼、一栋教学楼、一栋综合服务楼的一层窗户及护栏几乎悉数被毁,最后,挖沟机又刨开了校门口收发室的门窗及旁边的大门。”机械电子技术学校副校长张兴志告诉记者,直到凌晨4点左右,打砸者才离开,“有的直接上了小车,有的则走到校门口,在那儿接过一个矮胖身材的人发给的100元人民币,步行或打车离去。”

  据机械电子技术学校事后统计,在此次事件中,该校4栋建筑一层的71个窗户及护栏、20扇门,以及117延米围栏全部被毁,直接经济损失约30余万元。

  机械电子技术学校认为“暴行出自司法警官学院”

  “我们认为,这起疯狂打砸事件系吉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组织策划。”毕大我校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他这样说的原因有三:第一,指挥打砸的“警服男”,被学校多名员工确凿地指认为是司法警官学院在职工作人员刘佳俊;第二,司法警官学院有6名现职员工当时出现在事发现场,其中3人身着警服,包括该校保卫处长张某;第三,机械电子技术学校系租用司法警官学院旧校舍,后者已于7月5日下了“最后通牒”,要求机电校于7月8日前搬家,“否则后果自负”。

  据了解,长春市机械电子技术学校系民办,2009年,该校作为乙方,与吉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即甲方——记者注)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合同写明:租期两年,自2009年3月31日起至2011年4月1日止(2010年4月1日以后的租用期必须服从甲方的建设发展需要来决定);本合同不能因甲方产权的变更和法定代表人的变动而解除,否则违约方向对方赔偿适当的经济损失。

  “今年5月16日,司法警官学院开会通知我校搬迁,原因是他们已经将这片校区卖给了吉林省吉安房地产开发公司。”机械电子学校负责对外合作的金副校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5月27日,司法警官学院发出书面《紧急通知》,请机械电子学校于6月20日前迁出;7月2日,司法警官学院对机械电子学校停止供水供电;7月5日,又和吉安房地产开发公司联合下发《紧急公告》,要求机械电子学校7月8日前搬家,否则“一切责任由贵校承担”。

  “其实,从最开始接到对方通知时起,我校就表态‘积极找地方,争取早日迁出,配合甲方工作’,但能容纳我校1500余名师生的新校舍,一时间难以觅到,直至今日我们还在四处寻找。”金副校长有些无奈,“7月初,我两次找司法警官学院领导沟通,希望不要断水断电,再容我们一些时间,可是未起任何作用。尽管合同中标明‘未尽事宜需双方商洽解决’,然而对方都是单方面要求,后期更是步步紧逼,没有本着彼此平等、互相尊重的态度来协商。”

  7月8日,机械电子技术学校也将一纸《紧急通知》送到了司法警官学院。该《通知》指出“贵院要求我校搬家倒房是严重违反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的”,并要求司法警官学院支付违约金22万余元、返还该校多交的租金26万余元等。

  “7月9日晚上,就有30多人开着挖沟机来我校闹事,被我校员工拼死制止;7月10日又紧接着发生了如此严重的打砸事件。”毕大我校长一声叹息。

  司法警官学院表态:“与我校无关”

  在授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吉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则明确表示:“打砸事件与我校无关。”

  据该校介绍,5月14日,该校通过招标形式,将机械电子学校租用的土地卖给了吉安房地产开发公司;6月29日与吉安签订交接合同;6月30日将产权证、土地证移交对方,并且对方已将款项打入该校账户。

  “这意味着,吉安公司已是那片土地的产权人,机械电子技术学校何时搬迁对我校利益已经不构成任何影响。这种情况下,我校又有什么必要去实施打砸呢?”该校负责接待记者的办公室工作人员说。

  至于该校员工刘佳俊为何当时身着警服“指挥拆迁”,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该校问询过刘佳俊,但刘本人称“绝无此事”,他表示自己虽去了现场,但未参与打砸行为。

  “我校职工都有警官证,所以日常着警服。当时是有几名员工在事发现场,因为我校家属楼位于附近,有些员工就住在那里,听到打砸声后,有人还给学校保卫处张处长打了电话,张处长就带了两个人过去看情况,以保护我校职工及家属。”这位工作人员说,“保卫处长到那里一看,是开发商,就制止,但人家根本不听。”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事件发生后,我校向有关部门递交了情况报告,公安部门目前正在调查,到底是什么人实施了打砸行为,相信公安部门会给出公正结论。”该人士说。

  与此同时,司法警官学校认为,在和机械电子技术学校的租赁关系中,自己并未违约:“合同约定‘2010年4月1日以后的租用期必须服从甲方的建设发展需要来决定’,我校5月16日通知机械电子技术学校搬迁,体谅到他们找新校舍不容易,我校几次与房地产协商,将搬迁时间从6月20日宽限到7月8日,这期间有一个半月时间。这次事件发生后,有媒体就此采访了律师,律师介绍,要给乙方一个月到一个半个月的准备时间,我校已经做到了。”

  “如果对方对合同理解得不一样,可以通过司法程序,由法院来认定。”这名工作人员说。

  民办院校损失惨重,公安调查结论尚未做出

  对于司法警官学院“与我无关”的说法,机械电子技术学校并不认同。

  “先不说别的,就说刘佳俊指挥暴徒拆迁的事儿,因为刘是该校留守处工作人员,经常在我校食堂吃饭,我们很多人都认识他,决不会认错。”

  “而且,既然6月30日司法警官学院已将产权证、土地证移交给吉安公司,并且也收到了对方的款子,我校搬迁与否对其已不构成影响,该校又何必在7月2日对我校断水断电?”

  那么暴行会不会是吉安公司所为呢?机械电子技术学校数次给该公司挂电话,对方不是无人接听,就是一听是该校来电便称“你打错了”,挂断电话。本报记者按照相同号码打过去,对方却承认是吉安公司,不过表示“公司一向低调,不接受媒体采访”,同时拒绝透露公司具体地址。

  “7·10打砸事件”发生后,机械电子技术学校学生群情激愤,尽管学校已经放假,但有不少学生自发返校或频频发短信、打电话,强烈声讨打砸校园的暴力行为,呼吁“还我校园安全”。学校一边努力安抚学生,以防发生过激行为,一边在第一时间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吉林省、长春市主要领导也高度重视,要求公安部门认真调查。

  7月1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赶到事件发生地所属的春城大街派出所采访。该所所长张福龙表示,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中,不便介绍有关情况。他告诉记者,办案人员也曾数次找开发商,但没见到吉安老总,该公司人员也不肯透露其老总的电话号码。

  7月16日,警方结论仍未做出,机械电子技术学校忧心如焚,毕大我校长一脸愁容:“断水断电,又惨遭狂拆,我校损失严重!”

  据了解,民办院校经费来源完全靠学费收入,机械电子技术学校每年招收600人左右,当前正是招生黄金季节,可断水断电极大影响了该校日常工作,这次打砸事件更使学校全面瘫痪,对招生带来严重影响。

  “原本这几天有100余名学生要来校参观,目前只能婉拒,但家长和学生不会等你啊!另有几十名学生自行来考察,一看学校这样,当场放弃报名;还有已交费的新生,也出现了退学的现象。我们学制是3年,每生每年学费2980元,照目前情形估计,今年生源至少会减少400人左右,3年就将损失360万元收入。”毕大我说。

  更令毕大我担心的还有,目前学校4栋楼的一层门窗全部被毁,学校的教学设备、教学档案资料全部暴露在外,面临被盗窃、损毁的危险。

  “原计划8月13日开学,现在能否如期开学无法确定,1000余名学生的正常学习将受到影响,而校园有无安全保障,也是广大师生特别担心的问题。”毕大我说。

  “法治社会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暴行,除执法部门以外,无论是谁,无论你有任何理由,都没有执法权,遇到纠纷可以走司法程序。”机械电子技术学校希望有关部门尽早查清真相,依法对打砸事件的策划者、制造者进行惩处,并要求对方赔偿该校一切损失。

  本报长春7月18日电

    回顾:

    长春3名穿警服男子带百人开挖掘机打砸校园(图)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