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oxunb的博客

中国股市一年仅上缴的证券交易印花税,便能养活中国的350万海陆空三军,还绰绰有余

 
 
 

日志

 
 

转:三聚氰胺毒奶粉何以卷土重来?  

2010-07-14 11:53:28|  分类: 社会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两年前全国销毁三聚氰胺奶粉的运动中,不少中小企业因财务压力及赔偿机制不顺畅而选择了藏匿,如今保质期将到,有人选择再度铤而走险。


三聚氰胺毒奶粉何以卷土重来?

时隔两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余波未了。

7月9日,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由该质监局负责检测的三份奶粉样品中,检验出三聚氰胺超出限量值标准,“确有其事”。

新华社公布的消息显示,这三份接受送检的奶粉样品,是在6月25日受委托进行检验的。结果显示,三份样品三聚氰胺含量分别为:215mg/kg、1397mg/kg、323mg/kg,分别超出限量值标准86倍、559倍、130倍。

受检的奶粉来自于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东垣乳制品厂。青海省质监部门已查获这批问题奶粉,约达38吨。

不仅甘肃,在青海、吉林等地,也在奶粉中发现了三聚氰胺超标事件。在稍早前几天,6月22日,吉林市工商局丰满分局在检查中,也检测到辖区内一家市场零售点销售的黑龙江省大庆市一家乳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一袋奶粉三聚氰胺含量严重超标。吉林省工商局食品处一位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对于问题奶粉的检测工作还没有结束。”

几乎同时在三个省发现严重超标三聚氰胺奶粉,这也是2009年底,上海熊猫奶粉、陕西金桥乳粉等多起三聚氰胺超“回魂”事件之后,仅时隔半年,又一食品安全恶劣事件。

斯时,上海熊猫奶粉等事件曝光后,2010年1月30日,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办公室主任、卫生部部长陈竺即要求彻查并坚决销毁2008年问题奶粉。各地也随即在食品种养殖、生产、流通消费等各环节展开了专项整治工作。

在7月1日这天,农业部副部长高鸿宾在广州召开的全国饲料和生鲜乳质量安全监管工作会议上也表示,今年上半年,生鲜乳三聚氰胺抽检合格率继续保持100%。“饲料和生鲜乳质量安全处于历史最好水平。”吉林省工商局人士则透露,在当时也进行了严格的整治工作。此后例行检查工作也一直持续至今,“每天都很正常”。此次问题奶粉也正是在一次正常的检查过程中查处的。

高压整顿之后,问题奶粉到底来自何处?是新产的问题奶粉,还是那些尚未被销毁的存量问题奶粉?如果是后者,整顿之网是如何被撕开的?

被隐匿的毒粉

新华社披露的细节显示,警方初查,东垣乳品厂于近期分别从河北等地购进奶粉原材料58吨,其中从河北购进原材料38吨,从中检测出三聚氰胺超标500余倍。

河北正是当年三聚氰胺事件的诱发地和重灾区。

但这批如此高含量的三聚氰胺原材料,究竟是2008年未被销毁的问题奶粉还是新近生产的,仍等待官方说法。

“据我个人推断,应该还是两年前没被销毁的那批。”7月9日,河北省奶协秘书长袁运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道,公布的数据显示东垣乳品厂的原料三聚氰胺超标太高,“如果是新生产的,量不会这么高”。

据袁运生介绍,自今年年初全国性的问题奶粉整治工作开展以来,河北省包括畜牧、卫生等部门一直没有放松过监管检测。同时,在最新修订的乳品产业准入政策中,河北省也是力度最大的。据悉,到今年年底,河北省计划将所有乳品企业彻查一遍,凡是未达标或违规的,均取消生产资格。

“已经开始行动了。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没有人有这么大胆量顶风作案再进行生产!”袁运生说。

对于最大可能是未销毁的问题奶粉继续“作祟”的说法,也得到多位业内人士的赞同。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年初公布的多家“涉毒”企业,也均源于使用了此前已经被查处的三聚氰胺超标的产品。

“这些未被销毁的毒奶粉应该都是当年在销毁过程中被某些人偷偷藏起来的。”袁运生告诉记者。

乳业专家王丁棉对记者表示,“毒奶”流出可能有两种途径:一是当时生产厂家生产出来的含三聚氰胺的产品并没有做到完全销毁;其次,这些产品在离开生产企业,进入经销商等流通渠道后的去向不明。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三聚氰胺事件时,对于毒奶产品的销毁,主要有深埋和焚烧两种方式处理。例如伊利、蒙牛等企业当时主要采取了用大车将产品拉到沙漠等荒芜地区进行深埋的方法。

对于三聚氰胺奶粉的最大制造者三鹿,袁运生表示,河北当时在工商、质检等部门的监督下,对于三鹿等问题产品已经销毁。“三鹿的库存是一袋不留!”

原三鹿北京地区一级代理商、北京市世行商贸公司常务副总姚文华也告诉记者,经销商均把问题奶粉退还给三鹿,当时三鹿的仓库是“只许进不许出”,整个销毁过程非常严格。“都拉到发电厂销毁的,烧了。”

“但是不排除下边存在藏匿这种可能性。”姚文华所指的“下边”,是指一些奶粉生产的小厂、作坊,以及一些经销商。


三聚氰胺毒奶粉何以卷土重来?

(资料图片)

早在去年6月的时候,有一饲料商曾向王丁棉透露,自己从一奶粉经销商手中购买了六七吨三聚氰胺严重超标的奶粉,准备用作饲料。

据此,王丁棉曾估计这批未被销毁的超标奶粉数量应在15万吨—20万吨。“具体数字其实仍是未知,没有部门能真正统计到。”

袁运生说,藏匿于流通环节和地下作坊的这些毒奶粉,如果拥有者一直“按兵不动”,是很难被发现的。“监管难度太大,只能靠工商部门在接到举报的情况下进行打击。”

赔偿中的玄机

为何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成为“过街老鼠”的情况下,还有人选择了藏匿而非上缴销毁呢?

相关企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就乳品企业而言,在那次销毁中需要承担三块成本,分别来自产品的生产成本、回收清点成本和销毁处理成本——后者即支付给负责销毁的相关部门的费用。

“对于企业来说这是很庞大的成本,即使大型企业也很难承受。”这也意味着,在众多被发现了三聚氰胺超标的中小奶粉生产企业,很可能因为难以支付这一成本而无法做到完全销毁。

这也使得已经卖出去很多奶粉的中小奶粉生产企业,无法以充足的现金收回。“销毁奶粉就意味着企业或者经销商的钱打水漂了。”一业内人士认为,在这种形势下,他们更愿意不吭声,就悄悄放在仓库里,特别是很多不太正规的小作坊。对此,袁运生表示,当时政府严查问题奶粉,并没有明确说到针对企业或者经销商的赔偿问题。“也没法补偿,那种情况下肯定是先找出来销毁了再说。”但至今未见“再说”。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即便是当时明确表示给予经销商赔偿的三鹿,到目前为止清偿工作也并没有结束。

原三鹿北京地区一级代理商、北京市世行商贸公司常务副总姚文华告诉记者,在2008年底三鹿事件处理过程中,三鹿集团和河北省石家庄市工作组曾承诺全国代理商,三鹿集团收取代理商的合同保证金、三鹿向代理商借的市场费用和未到货保证金将在后期逐一返还。去年春节前后,货款分三次已经付清,但是经销商垫付的市场费用,以及提供三鹿的原料费用,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下文。

姚文华透露,这方面的费用全国加起来应该还有2亿-3亿元。“看来是不了了之了。”

乳业专家王丁棉更表示,包括蒙牛等大型企业在内,当年给予经销商的退货款,仍有很多没有退还。“退的都是很小一部分”。

毒奶粉幽灵再现的动力

河北省奶协秘书长袁运生透露,前述提到的奶粉原材料,一般是指淡奶粉,即不加糖,也不加任何配方。在奶源充足,而销售形势不好的情况下,企业一般会多生产这种大袋装的淡奶粉。这种奶粉易于储藏,便于运输。特别是在一些靠近奶源但产能较小的企业。

到今年9月,距离三聚氰胺事件就整整两周年了,王丁棉表示,这也意味着那些被藏匿的毒奶粉也快要失去所有的营养效力了。按道理,是应该做饲料的。

但这也给了很多加工企业更大的吸引力。

记者从获得的相关资料发现,被查处的东垣乳品厂位于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该县畜牧业较为发达,特别在东垣乳品厂所处的川口镇,聚集了多家乳品企业和奶牛养殖户。那为何在奶源较为充足的情况下仍购买含有三聚氰胺的原料奶粉呢?

“这种奶粉,三聚氰胺超标,又事隔两年多,经销商肯定急于脱手,相比直接购买原奶,价格要便宜得多!”

在今年1月初曝光的一批三聚氰胺超标案件中,一些食品企业也位列其中。

王丁棉认为,例如饼干、饮料、糖果行业也可能成为“消化”毒奶粉的场所。首先,他们消耗量小,不需要直接控制奶源,而只需购买淡奶粉。其次,由于量小,三聚氰胺也可以被“忽略”。

三聚氰胺事件后,卫生部曾制定了三聚氰胺临时监管标准,规定:每千克婴儿配方奶粉中的三聚氰胺含量不能超过1毫克,每千克其他食品或动物饲料中的三聚氰胺含量不能超过2.5毫克。

就在7月6日,联合国负责食品安全标准的机构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也对食品中的三聚氰胺含量做出了规定,与卫生部之前制定的标准一致。

王丁棉表示,对于“聪明”的企业来说,拿到这批毒粉,可以使用“化整为零”的手法,即一吨有毒原料粉配几百吨合格的奶粉,如此比例下来,三聚氰胺含量会降到很低。

卫生部食品安全综合协调与卫生监督局副局长陈锐13日指出,“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发生以后,从中央到地方开展问题奶粉清理行动,要求对于查出来的问题乳粉要彻底销毁。从这次青海查处的案件看来,这项工作还要继续加大力度,案件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0'40''视频:青海涉嫌制售三聚氰胺奶粉责任人被刑拘

卫生部13日就乳品安全国标情况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乳品安全国家标准的有关情况。

据新华网此前报道,7月4日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在三份接受委托人送检的奶粉样品中,检验出三聚氰胺超出限量值标准。随后警方查明,在青海省一家乳制品厂,检测出三聚氰胺超标达500余倍,而原料来自河北等地。在甘肃和青海发现问题奶粉前几天,吉林省也查出三聚氰胺含量严重超标奶粉。

发布会上,记者现场提问:“早前发现的青海 “三聚氰胺”的事件,你们怎么看待?”

陈锐说,“媒体高度关注最近在青海、吉林发现的问题乳粉,这个事件正由全国食品整顿办在牵头组织各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理,全国整顿办已经在2010年7月9日对外公布信息,明确要求各个部门严肃查处这起违法犯罪案件。有关这个案件的查处情况,全国整顿办会及时、全面、准确的向新闻媒体通报。”

陈锐表示,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发生以后,从中央到地方,在各级政府的领导下开展问题奶粉清理行动,要求对于查出来的问题乳粉要彻底销毁。今年2月份,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办又开展了10日的专项清理活动,清理出大量的2008年没有完全彻底销毁的乳粉,全国总共清理了大概2.5万吨问题奶粉。从这次青海查处的案件看来,这项工作还要继续加大力度,像“两会”期间陈竺部长说的,对于食品安全问题,各部门、各地区一定要一查到底,对违法犯罪行为要坚决打击,及时向社会公布。目前,这个案件还在调查之中,有关部门对案件情况还正在调查。

有记者提问,“青海等地新发生的问题奶粉,据报道是来自于河北,这些奶粉是08年的问题奶粉还是新生产出来的?刚才提到卫生部和多部门联合执行《食品安全法》,具体销毁工作是由哪个部门执行,是不是已经落实到具体部门了?是不是食品安全整顿办在具体负责销毁这个事件?”

陈锐表示,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办公室不具体去清理销毁这些问题乳粉,问题乳粉的清理销毁由相应的监管部门来负责,比如在生产环节是由负责生产环节监管部门来负责具体组织,在流通环节就是由流通环节的监管部门来具体组织。目前的这个案件仍然在侦办过程当中,各个部门都在积极努力的工作,也有很多进展。全国整顿办将会及时发布案件查办的有关情况。

另有记者提问,“关于食品安全标准,在新的食品安全标准里面没有提三聚氰胺的添加标准,是仍按以前的临时限量管理规定来执行的,我们三聚氰胺既然不是原料,也不是添加剂,为什么还有一个限量值?”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回答指出,规定临时管理限量值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区别哪一种的情况是人为的、违法添加的三聚氰胺,而哪些情况是虽然检出了三聚氰胺,但是很可能是由于环境当中的本底造成的,因为在检查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你说在食品当中任何一个样品都不能检出三聚氰胺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包装材料当中有迁移,某些农药的、代谢物有可能有残留,各个国家都有同样的情况,所以环境当中有可能很少量三聚氰胺进入食品。如何来区别这些正常的低量的对健康没有影响的残留和有意添加的、犯法的、有可能对消费者健康造成危害的,临时管理限量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到目前为止这还是临时的,不是永久的。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指出,当时卫生部等5个部门共同发布三聚氰胺临时管理限量值公告的时候,开宗明义第一句话,三聚氰胺不是食品原料,也不是食品添加剂,禁止人为添加到食品中,对于人为添加的违法犯罪行为要坚决予以打击。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